网站导航

新闻动态

分类
酒业IPO或迎井喷:郎酒、习酒、国台、酒仙谁将拔头筹?
时间:2019-11-07 01:19

从长远看,2020年,势必是酒业发展进程中令人瞩目的一年。


近年来,郎酒、习酒、国台、酒仙网等酒类企业,都陆续提出上市计划。云酒头条梳理发现,随着上市进程的不断推进,2020年成为了上述四家企业IPO的关键窗口。

2019年临近尾声,在IPO赛道上,谁将率先拔得头筹?

一、三度出马,2020郎酒很稳?

在上述几家公司中,郎酒的上市之路起源最早。

2007年,注资5.5亿元的郎酒股份宣告成立并,计划3年内通过IPO上市。2009年,郎酒还曾被列入四川省金融办2009年四川省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中。

有声音认为,上市进程初期进展缓慢,是郎酒出于提升自身水平、巩固行业地位所做出的缓兵之计。2011、2012年,郎酒销售收入接连突破百亿。2013年遭遇行业深度调整,直至2015年,汪俊林的回归才让郎酒再度回到了高速发展的轨道。

此后,郎酒的经营业绩连续增长,品牌价值也由2004年的41.52亿元、全国第138位、白酒行业第9位,上升到2017年的573.96亿元、全国第51名,连续9年稳居白酒行业第三位。

2018年,郎酒销售收入再次回归百亿以上。根据郎酒方面的规划,2019年,公司计划实现营收130亿元,其中酱酒板块达到70亿元,2020年营收达到200亿元,并在主板成功上市。

目前,郎酒酱酒年产能在3万吨左右,原酒储能达到了13万吨。在今年2月举行的郎酒股份青花郎事业部经销商大会上,汪俊林透露,待郎酒庄园建成后,郎酒酱香原酒的储量将在2022年达到25-30万吨,而郎酒泸州分公司的全面完工和投产,也将让浓香型郎酒达到年产量10万吨,储酒量25万吨的水平。

建立品质研究院、聚焦老酒,并将之作为提升郎酒价值的突破口,郎酒业绩的攀升来源于郎酒事业的深度推进,也给予了郎酒三度上市以信心。

今年年初,业内曾有消息称,郎酒曾欲借壳港股王朝酒业上市。而在8月20日晚,中国证监会四川监管局官网公示了郎酒股份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这意味着郎酒股份正式进入IPO辅导期。该文件显示,郎酒股份的上市辅导备案日期为8月16日,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

二、习酒IPO:百亿与上市能否同步?

“2013年2月,习酒将在香港登陆H股。”2012年的召开的茅台集团习酒公司国营60周年纪念大会,向行业发出了习酒登陆资本市场的决心。然而此后数年间,习酒在营收节节攀升的同时,上市进程却一波三折。

2013年习酒方面负责人在港出席招商活动时明确表示,由于推进国企股份制改革,上市进程有所放缓。而即便股改在2012年完成,对“三公”消费的限制和白酒塑化剂事件,又让习酒将重心转移到市场建设上,上市进程一度被搁置。

2014年,根据贵州省的规划,茅台集团仍继续保持对习酒的控股地位,在引入中粮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的基础上,选择引入多种战略投资者,继续以酒类概念推动上市,并明确2014年底前争取习酒公司上市。此后,茅台集团及习酒公司也数次提出,在2019年或2020年完成上市。

2017年营收35亿元,2018年营收56亿元,仅2019上半年,习酒营收就达到41亿元,全年营收目标预计落在80亿之上,根据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保芳的规划,习酒要在2020年突破百亿营收,行业排名进入前七或更前位置。

而随着“1+X”产品线路的不断深耕,窖藏1988作为现象级大单品已在2018年创下30亿元的销售新高。根据习酒方面的规划,窖藏系列与金钻系列将在2019年合力拿下60亿元的销售额,而高端大单品君品习酒的加入,也将再度提升习酒的产品价值和品牌价值。

从企业目前的发展水平上看,习酒完全具备主板上市的实力。在习酒发展的高光时刻,提及已久的上市大业能否与之共同进行?一切值得期待。

三、国台要成贵州白酒第二股?

不同于郎酒的三度抉择,作为茅台镇第二大酿酒企业的国台酒业,其上市进程尽管时间不长,但推进速度却不断加快。

同为白酒生产大省,郎酒之前,四川已有五粮液、泸州老窖、水井坊、舍得酒业等4家白酒上市企业;而放眼贵州,除贵州茅台之外,黔酒却再无一家上市白酒企业。

贵州在中国酒业版图中的重要性自然无可厚非,伴随贵州酒企持续激增的产值和收益,贵州白酒第二股的空挡势必需要被弥补,而在着手IPO的几家贵州酒企中,国台似乎离上市最为接近。

据了解,自2017年启动“国台股权激励计划”以来,国台酒业早已做好准备登陆资本市场,并且将IPO纳入到日常工作议程之中。去年11月,国台启动IPO股改,并于今年4月完成股改,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今年6月4日,贵州国台股份有限公司在证监会官网发布了“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华西证券担任其上市辅导机构。就在10月22日,国台酒业副总经理王美军在论坛上表示,国台酒业已进入上市辅导期,并有望在2020年4月申报IPO。

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国台营收分别为3.61亿元、5.41亿元、11.4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034.97万元、1.01亿元、2.47亿元,2016-2018年,国台累计完成营收超过20亿元,3年净利润增速均超过100%。

完成供给侧的深度调整,聚焦国台国标酒、国台十五年和国台龙酒三大单品,业绩递增的同时,业界普遍认为,已于2002年主板上市的天士力集团,其在资本运作方面成熟经验给予了国台IPO以强大背书。

2016年10月出台的《贵州省推动白酒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的实施意见》曾明确提及,将推动符合条件的白酒企业启动和加快上市进程,对上市或挂牌融资的企业给予奖励,其中对在境内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和境外市场上市融资的企业,给予100至150万元的一次性奖励。

此外,《意见》还明确指出,到2020年,力争将国台打造为20亿级企业。在贵州省政府发布的《贵州省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振兴行动方案》,也将国台列入优质烟酒产业发展的重点企业,这也在无形中推动了国台上市的顺利进行。

四、登陆主板,酒仙网只剩临门一脚?

“推进新三板挂牌是我们的一个重要项目,但并不是最终目标。”在2015年酒仙网的新三板挂牌仪式上,酒仙网董事长郝鸿峰便透露了未来进一步进军资本市场的目标。

2017年6月30日,酒仙网终止新三板挂牌。不过,从告别新三板的那一刻起,关于酒仙网转板的传闻也随之浮出水面。

在B2B和线下建设方面不遗余力,B2B覆盖全国2000个以上的县级市场,与多家企业开发互联网定制酒;与全国43家快递公司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入资名品世家的同时,与华龙酒直达、酒便利等合作创立公司。曾有行业观点认为,与其关注酒仙网的盈利能力,不如着眼于企业的发展速度。

而事实证明,酒仙网并未让人失望。数据显示,2017年,酒仙网实现净利润2200万元,完成上线近9年来的首次盈利。2018年,酒仙网交易额突破45亿元,实现净利润8000万元。在此基础上,郝鸿峰将酒仙网2019年的盈利目标定在了2.5亿元。

不管最终的净利数字是不是2.5亿,但持续盈利对于酒仙网而言已是不争的事实,按照对企业“近3年来保持3000万以上利润”的IPO要求,连续3年盈利的酒仙网显然已满足了主板上市的硬性条件。对于目前的酒仙网而言,2020年成功IPO,同样具备可能性。

五、聚焦2020:是IPO井喷年,还是注册制前夜的狂欢?

之所以把2020年看作是酒业即将到来的IPO井喷年,是因为除上述四家企业外,包括金沙、赊店等区域品牌,也在此前的上市计划中将2020年定为IPO之年。

不过,目前看来,文中所提及的4家企业究竟能否在明年顺利上市,依然存有变数。但无论最终成功入选的有谁,2020年都将是酒业IPO史上相当热闹的一年,毕竟在此之前的数年,都可以用被称作是酒业上市的小年。

继2016年威龙股份和金徽酒上市后,直至2019年1月华致酒行登陆A股,近3年间,酒类板块没有诞生A股上市公司。

纵观38家酒类上市公司,1997年可以说是酿酒板块真正的上市大年。据统计,这一年,重庆啤酒、张裕、酒鬼酒、燕京啤酒、古越龙山、ST西发、ST中葡等7家企业上市。除此之外,分别有3家企业在1996年和1998年成功上市,1996-1998年也由此成为了酒企上市最为活跃的时期。

而随着注册制的落地,政策和股票发行大环境的改变,也被业内人士看作是酒企纷纷选择2020年进行IPO的原因之一。

2016年3月1日,国务院正式实施对注册制改革的授权;2018年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获准延长2年,至2020年2月29日。对此,证监会表示,推迟的原因在于目前还存在不少与实施注册制改革不完全适应的问题,需进一步探索完善。

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曾对注册制予以解读,表示在注册制之下,只要符合证券法规定条件的公司就可自行IPO,不需证监会同意,只要按规定备案即可。在此情况下,壳资源将贬值,部分公司会逐步被市场淘汰。

注册制不失为一种谋求上市资源平衡的优良手段,但完全以股票的售卖能力为考核标准,考验的是企业对市场真实的吸引力,也是市场对企业现况和发展潜力的衡量,挤压的无疑是传统行业企业,特别是非龙头传统行业企业的生存空间。

因此,有部分经济学家认为,注册制实施的前夜,将是众多企业以现有形式谋求上市的最后机会,一旦注册制落实,净资产估值将替代市盈率估值,成为多数企业的唯一出路。

所以,无论出于何种目的,2020,都成为了企业IPO的黄金窗口,上市也势必成为2020酒业发展的关键词。

2020冲刺上市,你更看好谁?文末留言等你分享!

文 | 云酒团队   来源 | 云酒头条

导航 电话 短信 联系